。我

龍奕。

龍奕。
广州出没、无家可归的无业游民。

     
。日
10 | 2017/11 | 12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- -
。你
。尾
龍尾 in TinierMe
。链
。RSS
。搜

起题目我也没办法不偏题对不。

Sat.14.11.2009 回 0

这是大圣的亲妹妹·甜甜,现在住在附近,是个非常可爱、有礼貌的姑娘。

我绝少会在博客说一些关于自己的事,但这些话不吐不快。

源起就是前两个星期在某个依附政府的培训中心应聘,HR问了我的家庭状况,我也一如既往很干脆地说了是单亲家庭,也坦白说了从小就告诉自己应该独立。然后,HR就“语重心长”“循循善诱”“苦口婆心”地说我是受家庭影响太大,习惯性地压抑自己,人前欢乐人后抑郁。

当时我是热切地需要那份工作,而HR又“无关乎是不是求职者,只要是看到有心结的孩子我就忍不住要开解他”的圣人态度,于是觉得说到心坎里了。但为什么会有双引号呢?没错,就是反义。事后是越想越不对劲,因为我并非如此。

我的父母是因为父亲家庭暴力而分开的,听起来就很有童年阴影的感觉对不。事实上他们离婚那天,老爸老妈都抱着我一个劲地说对不起对不起,所有听说我家情况的人都觉得我小时候一定过得很苦,思想一定偏激,日后男女爱情观一定扭曲,甚至是听我毫不在乎地说明时都觉得我是在强行压抑内心的悲伤。最离谱是,连我妈都觉得我一定受到了莫大的伤害。

老实说,我囧死了。咋就这么被定性了呢?

所以现在要明目张胆地、自以为是地、严肃认真地跟所有还在同情我的好人们说:各位,我没事,好得很,我的家庭遭遇完全没有对我产生一丝的伤害(除了过年收红包少了父家那一份,钱用得比较不爽)。我会这样过分独立不想输给男生是因为从小周围都重男轻女、自己又刚好是死不服输的白羊座(上升是水瓶,硬度UP)罢了。我清楚地记得父亲对我行使的暴力,也清楚地记得他给我的父爱,这两种记忆是对等的,因此我的童年并不有所缺失,我也决不会因为他现在是另一个孩子的爸爸而将他彻底恶魔化、彻底遗忘。跟你们说,父母抱着我说对不起的那一天,我完全没有哭,也不觉得有啥好哭,因为是我建议他们离婚的。要说难过,我只会后悔自己很小的时候他们早就想分开,自己却蠢到用断绝关系去阻止;要说影响,我只会从此让自己更加珍惜亲情。我确实是个习惯压抑的人,但压抑的是另一些实在不可能跟人说的事。

继续说个偏的,对男女爱情观有偏见?少来了,男人选老婆都会不知不觉以老妈为标准,女人找老公都会情不自禁以老爸为参考,这都佛洛依德那个家伙说的。比起那些死不承认装13的双亲美满的孩子,我真是坦白健康到弊了。

人都是情不自禁会有先入为主观念的生物,我也能理解好人们执着怜悯我的想法,但当我怎么解释他们都不接受时,就比较郁闷了。我不是个善于辩解的人,于是慢慢就会变得懒得解释,再慢慢就会跟人疏远,于是,“他就是这种人啦,单亲家庭的是比较孤僻古怪的啦”这种说法也就形成了。似乎该感谢这么说的人,你看,一旦出事我就可以用这个避风港借口躲过一切指责,搞不好还有人认为挺酷,多方便。

但是,不好意思,本人实在讨厌被人以圣贤自居地站在道德高地当难民救济。而且更重要是,啊对,各位既然坚持认为我那么可怜,干嘛不施与点物质资助?我受到的感情资助本来就没啥必要,现在还多到可以送人了,干嘛不来个“你好可怜啊来我请你去白天鹅宾馆吃个几百顿”……我人很低贱世俗,圣贤们你们来点实际的同情吧。

什么?没有?那就闪边去吧,非洲难民比较值得你们道德泛滥。

抱歉,我就是这么个不领情的家伙。死党们也早就明白我是个极品囧人。

仔细想想,为啥当时会如此受到HR的感染?只能说,这人不做布教或电视购物太可惜了。

那么就这样。目前依旧接受捐款。

这是大圣的亲妹妹·甜甜,现在住在附近,是个非常可爱、有礼貌的姑娘。

那么就这样。目前依旧接受捐款。

« 等比无敌更寂寞。 - 主页 - [模板]黑白配。 »

回 0
发表留言

只对管理员显示

0 trackbacks


引用此文章(FC2博客用户)